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纯山教育基金会-乡村图书馆及阅读推广项目

为乡村孩子提供增加接触优质童书的机会

 
 
 

日志

 
 
 
 

拿永远比给快乐:做志愿者是给予还是得到?  

2009-03-02 14:20:13|  分类: 议论纷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经许可,将小春的信发布在这里,留给自己,万望小春原谅。
 
《拿永远比给快乐:做志愿者是给予还是得到?》 
晓春的一点胡思乱想,与大家分享,期盼你的指正!
 
 
志愿者=无私奉献
志愿者不等于无私奉献(大于?小于?)
志愿者等于无私奉献根本就是错误的
 
你会选择哪一项呢?
 
在中国很多流传极广的话其实是谬误了
 
比如说,给永远比拿快乐
 
就是一句典型的人性泯灭的话
 
自然的人性,是要尽量地得到自己希望得到的东西,尽量充实自己,否则一个独立的人,怎么在这个世界上成长和生存呢?你不吸收,怎么能够给予呢?
 
所以,很显然,对每一个正常人来说,都是:拿永远比给快乐。你是这样,别忘记了,别人也是这样。
 
那么,为什么我们还要在NGO工作领域特别强调关注他人的需要呢?
 
有两个重要的原因,其一,对一个NGO来说,其要实现的使命,即满足特定的需要,就是这个NGO要拿到,要得到的目标。也就是说,NGO的工作绝不是单向、一味地给予,那样必然会成为愚蠢的、冷漠的、无意义的施舍。NGO的所有工作,都建立在要实现自己的使命和愿景的基础之上,一定要实现组织想要实现的东西,为此,你必须勤奋工作、筹款、真正解决问题、满足人们的需要、带来积极的改变。否则,意义何在?
 
其二,关注他人的需要,绝不意味着放弃、牺牲任何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而是,正是因为核心价值观是一定要先充分关注自己的需要,在实现自己的需要的过程中,为了让他人接受自己,自己也接受他人,本着由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精神,尽可能地去理解他人,关注他人的需要,但是,这种关注和理解,绝对应该是远远小于你对你自己的关注和理解。否则,别人怎么能够信任一个连自己都不了解和认识的人?最关注你自己的人,永远只能够是你自己。
 
中国一部分NGO的一个通病,如果说得客气一点,是总当自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而且相信所谓“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不停地哀哀哭泣,向社会伸手要救济,向自己的服务人群抱怨自己工作忙回报低,这是一种非常不平衡的心态。

如果说得刻薄一点儿,就是完全没有独立和自尊自爱的精神,以为自己可以终生依赖外界的施舍而苟延残喘地活下去。殊不知,哪怕是在英国红十字会急救训练最基础的课程中,也教我们说,当两个还没有死的人都需要救援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大声地叫喊,另一个人一声不出,哪个人更优先需要你的救援呢?
 
回答很自然地,是那个已经发不出声音的人。
 
但在中国,比如说,地震之后的情况下,人们会先救哪个呢?估计大多数人在实践中的回答是救那个还在喊叫的,理由是,他更可能有生存下来的希望。对吧?但人们难道没有意识到,这种想法,其实已经完全远离了根据“关注他人的需要”来判断的原则了吗?当然,我们用脚趾头想一想都知道,那个已经发不出声音的人,他的处境更为艰难,要挽救他的生命需要付出更多的工作和用掉更多的资源。
 
但是,他们两个中,谁更需要救援?难道连这样单纯的问题,都已经回答不出来了吗?
 
而且,选择救那个还在喊叫的人,我相信,你的理由并不完全是他更可能有生存下来的希望,而是掺杂了太多复杂的东西,比如,救他会更省劲儿,会更省钱,更省时间,更容易得到他的感谢和回报......等等。
 
但这种想法是对的吗?
 
如果你都这样不在乎别的生命的真实需要,那么,别人会在乎你的真实需要吗?
 
而人们这样不关注他人的需要的原因何在?是否因为你从来就没有真正关心过、思考过自己这辈子真正想要的都是什么,而且拼命地争取想要去实现你的真实需要?你现在找到了你自己吗?你在做的事,是你百分百想做的吗?
 
如果你觉得自己很憋屈,很郁闷,你实现不了你希望达到的目标,你是不是也会更没有心思,更少去关心别人的真实需要呢?
 
所以,能够给予的人,永远是那些优先满足了自我需要的人,实现了自我价值的人。
 
别忘了,所谓“将欲取之,必先予之”,不过是后人对于老子的曲解和滥用而已。
 
《道德经》第36章:“将欲去之,必固举之;将欲夺之,必固予之。将欲灭之,必先学之。”主要意思是:想要夺取它,必须暂时给予它。
 
老子同学那讲的可是“去、夺、灭”之道啊,现在被现代的中国人弄成“先给予才能得到,先吃小亏再占大便宜”的做法,简直地都成了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呵呵。
 
这世上本来就有着无缘无故的爱,如果你说没有,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活出来你自己呢!
 
你可能想问了,无缘无故的爱,到底是从哪儿自然而然地产生的呢?
 
请允许我在这里引用一段村上春树2009年2月22日在以色列(他此行是在以色列进攻加沙,他个人受到抵制威胁的情况下去的)接受耶路撒冷文学奖时的讲演,作为收尾:
 
“......今天我不打算站在你们面前,传达直接的政治讯息。
 
但请你们允许我发表一条非常私人的讯息。这是我写小说时一直记在心里的东西。我从未郑重其事到把它写在纸上,贴到墙上:而宁愿,把它刻在我内心的墙上,它大约如此:
 
“在一堵坚硬的高墙和一只撞向它的蛋之间,我会永远站在蛋这一边。”
 
对,不管墙有多么正确,蛋有多么错,我都会站在蛋这一边。其他人会不得不决定,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也许时间或历史会决定。如果有一个小说家,不管出于何种理由,所写的作品站在墙那边,那么这样的作品会有什么价值呢?
 
这个隐喻的涵义是什么?有些情况下,它实在太简单明白了。轰炸机、坦克、火箭和白磷炮弹是那坚硬的高墙。蛋是那些被碾碎、被烧焦、被射杀的手无寸铁的平民。这是该隐喻的涵义之一。
 
可这不是全部。它有更深刻的涵义。这样来想。我们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是一个蛋。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无法取代的灵魂,被包裹在一个脆弱的壳里。我是如此,你们每一个人也是。而我们每个人,多多少少都面对着一堵坚硬的高墙。这堵墙有个名字:它叫体制(TheSystem)。体制应该保护我们,但有时,它不再受任何人所控,然后它开始杀害我们,及令我们杀害他人---无情地,高效地,系统地。
 
我写小说只有一个理由,那就是使个人灵魂的尊严显现,并用光芒照耀它。故事的用意是敲响警钟,使一道光线对准体制,以防止它使我们的灵魂陷于它的网络而贬低灵魂。我完全相信,小说家的任务是通过写作故事来不断试图厘清每个个体灵魂的独特性---生与死的故事,爱的故事,使人哭泣、使人害怕得发抖和捧腹大笑的故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日复一日,以极其严肃的态度编造着虚构故事的原因。
 
我的父亲去年去世,享年九十。他是位退休教师,兼佛教僧人。读研究院时,他应征入伍,被派去中国打仗。我是战后出生的孩子,经常看见他每日早餐前,在家里的佛坛前长时间虔诚地祈祷。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告诉我他是在为那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们祈祷。
 
他说,他为所有死去的人祈祷,无论敌友。我凝视着他跪在祭坛前的背影,似乎感到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他。
 
我的父亲死了,他带走了他的记忆,我永远不可能了解的记忆。但潜藏在他周围的死亡气息却留在了我自身的记忆里。这是少数几样我从他那儿承继下去的东西之一,其中最重要的之一。
 
今天我只希望向你们传达一件事。我们都是人类,都是超越国籍、种族、宗教的个体,都是脆弱的蛋,面对着一堵叫作“体制”的坚硬的墙。显然,我们没有获胜的希望。这堵墙太高,太强---也太冷。假如我们有任何赢的希望,那一定来自我们对于自身及他人灵魂绝对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的信任,来自于我们灵魂聚集一处获得的温暖。
 
花点时间想一想这个吧。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一个真实的、活着的灵魂。体制没有这种东西。我们一定不能让体制来利用我们。我们一定不能让体制完全失去控制。体制没有造就我们,我们造就了体制。
 
那就是所有我要对你们说的话。”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